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相春喜

开放、分享、交流、协作----让学生快乐学习,让教师幸福工作,让学校优质发展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转载]转[王荣生文集]:以“学的活动”为基点的教学  

2011-05-01 12:15:00|  分类: 教学内容探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转[王荣生文集]:以“学的活动”为基点的教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教育科学论坛》2009年第12期(总第270期)王荣生  


   摘要:教师用自己“教的活动”取代学生“学的活动”,是当前教学存在的严重问题。这种倾向下的教学设计普遍存在着着眼于“教师的教”而较少顾及“学生的学”,从教法入手而困于教学内容的双重扭曲,导致了教学中两种奇怪的现象:“教的活动”比较有结构,相对完整,而“学的活动”则非常零散,没有结构;“教的活动”相对来说比较丰富、多样,而“学的活动”却非常机械,呆板单调。新课程呼唤“学的活动”丰富多样,呼唤“学的活动”完整而有结构,应把以“教的活动”为基点的课堂教学转变为以“学的活动”为基点的教学。教学的核心是“学的活动,,教学环节就是对学生“学的活动”的组织,教学流程就是“学的活动”的充分展开。

    关键词:教的活动;学的活动;教学


    把教师“教的活动”与学生“学的活动”区分开来,这是我们最近建议教师在备课的时候采用的教案形式,也是我们建议教师在听课的时候采用的听课笔记的样式。也就是说,备课或观课的时候,要把“教的活动”与“学的活动”区分开来,并关注这两者的关系。

    “教的活动”与“学的活动”朦胧不分,就会把“教的活动”与“学的活动”混淆起来,往往会导致教师用自己“教的活动”取代学生“学的活动”,这是我们当前教学中普遍存在的严重问题。问题的症结就在于以“教的活动”为基点。所谓以“教的活动”为基点,就是我们教师在备课和上课的时候遵循这样的路数:“我就是要教这些”,“我就是要这样教”。教师整个的备课活动和课堂教学活动是站在教的立场,甚至是站在教师个人的立场来确定和设计的。


    我们来看这位教师教学设计的前三招,招招都错。第一招,教师说:“同学们,今天我们学《安塞腰鼓》,首先请大家看一段录像。”为什么要看录像?看完录像之后,教师首先请学生谈谈看完录像的感受。

    笔者曾经对一位教师的《安塞腰鼓》教学设计提出了较为严厉的批评。尽管笔者相信他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教师,他所上的这堂课按照通行的某些标准,或许还能赢得听课教师的一些掌声。笔者之所以严厉,之所以要批评,是因为这个教学设计完全颠倒了教与学,颠倒了教师与学生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 这些学生谈得都还相当不错,回答出了“威武”、“雄壮”等等词语,但他们谈的显然是看录像的感受,与读课文完全不是一回事。第二招,教师说:“好,现在,让我们带着感受到的这种‘威武’、‘雄壮’,有感情地朗读课文。”事实上,在这个时候,很多学生对课文还没有理解,有一些学生甚至还没有读完整篇课文。此时就要学生有感情地朗读,很明显他们是做不到的。朗读声刚落,教师就说道:“你看,《安塞腰鼓》气势磅礴,我们用一个声音来朗读,很难表现出它的气势。现在,我给大家介绍一个朗读的方法。”然后,教师通过多媒体呈现了相关内容。其中,教师对课文的某些语句做了标注,要求学生像大合唱一样,以“男领一句”、“女领一句”、“女合”、“男合”、“众合”的形式朗读全文。以上三招,针对的就是本堂课教学设计的第一个环节,即“朗读,体味语言之情感”。

    对此笔者不禁要问,对于该文语言和情感,学生真的都体味了吗?从学生的角度来看,在这个环节中学生有两次朗读:第一次是学生结结巴巴的带有学生腔的朗读。第二次对于大部分学生来说,其实就读了其中的一句,即“好一个安塞腰鼓!”不错,“男领一句”、“女领一句”、“女合”、“男合”、“众合”的读法确实能够渲染出某种气氛,但这种气氛是身临其中的学生感受到的呢,还是听课教师所感受到的呢?笔者的意思是说,这种设计很大程度上是把学生当作演员,让其表演给后面听课的教师看。

    我们的教学设计普遍存在着这样的双重扭曲:着眼于教师的教,而较少顾及学生的学;从教法人手而困于教学内容。正是因为着眼于教师的教,较少顾及学生的学,才会从教法人手,从一招一式人手;正是因为一味地基于教师的教,甚至完全颠倒了教师的教与学生的学,我们这么优秀的教师才会做出荒唐的教学设计,上出荒唐的课。

    笔者曾经和一些中学教师一起研讨过《秋天的怀念》一课,上课的是一位很有经验的女教师。课后,听课的教师大多感觉这堂课上得不错。笔者作了记录,在这堂课里,教师一共说了12段抒情的话。一开始是教师激情导入一段抒情的话语;接着,在指示学生阅读完课文后,教师又有一段激情的话语;然后数次提问,几个学生发言,教师对学生的发言作小结、作阐发,紧接着,又是一段段抒情的话语。最后,教师说了一段相当长的抒情话语作为结束语。可以说,整堂课基本上是由教师的12段话来组织和推进的。下课之后,笔者在和授课教师一起研讨时,问道:“如果把教师上课中的这12段话全部抽掉,这堂课会成为什么样子?”笔者的意思是说,如果学生对教师提的这12段话没有自己的理解与体会,那么,学生下课之后也会很快将其忘记。从“学的活动”来看,在这堂课中,学生经历了哪些“学的活动”呢?除了听教师一段又一段的阐发、抒发之外,他们主要的活动就是在教师阐发的间隙,偶尔发一个言,回答某个问题,或者做一些前后并不连贯的短促的所谓小组讨论。我们对目前的教学,作了两方面的概括,统称为两种奇怪的现象:一是教师“教的活动”比较有结构,相对比较完整。比如,《秋天的怀念》那堂课,教师的12段话前后之间有较密切的关联,构成了一个较完整的课堂教学陈述。教师“教的活动”看起来是有结构的,有导入、有过程、有小结。那么,从学生学的角度来看呢?学生“学的活动”则非常零散,没有结构。在课堂里,偶尔也有学生的发言,但前一个学生的发言和后一个学生的发言相互之间没有关联。在课堂里也有学生的四人小组讨论,但前一次小组讨论和后一次小组讨论几乎没有关联。“学的活动”只是在“教的活动”的间隙,零星地、零散地、不成结构地进行着。

    二是教师“教的活动”相对来说比较丰富,比较多样。比如,教师有激情的导入,有多媒体演示,有拓展性资源,还有种种拿手好戏。但从学生学的角度来看,“学的活动”非常机械,呆板单调。在一堂课中,“学的活动”基本上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种:一是教师讲,学生听,是听的活动。比如,上文所提到的《秋天的怀念》一课,学生听了教师的12段话。二是教师问,学生答。被点名的某某吓一跳,站起来叽叽咕咕说一两句。三是教师播放多媒体课件,学生看。在整个课堂教学中,大部分学生在十几年的学习中所经历的“学的活动”就是听教师讲,回答教师的问题,看教师的多媒体。这样的教学,是很难有成效的。坐在这样的课堂里,是很难不痛苦的。

    新课程其实是呼唤着这样的教学:使学生的“学的活动”相对丰富、多样,使学生的“学的活动”比较完整、有结构。换言之,就是要把以“教的活动”为基点的教学转变为。以学的活动”为基点的教学。

    所谓以“学的活动”为基点,就是教学内容的确定要着重考虑学生需要学什么,教学环节的设计要着重考虑学生怎样学才能学得好。适宜的教学内容,要根据学情,依据学生的学习状态,针对学生的具体困难来建构。有效的教学设计,应表现为学生“学”的有效性。优秀教师的成功课例无不向我们显示:教学的核心是“学的活动”,教学环节就是对学生“学的活动”的组织,教学流程就是“学的活动”的充分展开。

 

(作者单位: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.上海200234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